日本、韩国、亚洲、欧美三级片、电影、视频、小说、图片网站,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LSJ2022@outlook.com

淫乱办公室..

既然奸计得逞,我立即挂断电话,然后故意走到Saki的桌前看看她

她显得惊惶失措,刻意避开我的目光。

我知道猎物已经上勾,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要引起其他同事的注意。

等待晚上的来临,就可以好好爽一爽了。

一日无话,终于等到下班的时候,各个同事都陆续离开。

眼看还有两三个同事留下来,我知道还需要等多一会,

就先到升降机大堂的男厕所去解手。

完事后走回大堂,刚巧有个女子在这个时候步出升降机,

竟然是Jessica!

突然看见她,我呆了一呆,她也瞥见了我...

「低级色狼!」

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她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行,正眼也没望我一眼。

我登时无名火起,偏偏在这时候,她经过时所留下来的香水味飘向我来...

「好香!」

心中一荡,怒气就立时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欲火!

我跟着她背后走去,一路上欣赏她婀娜的背影,

她天生是一个尤物,走路时就算不故意作态,屁股都是两边摆动得很诱人。

看着腰肢纤幼,摇曳生姿,两寸多的银色高跟鞋加上黑色的花边丝袜,

我真的有冲动把她就地正法了!

我强自压下这个冲动,我知道,时机还未成熟。

何况转眼间就有Saki给我出火?我要把现在的火气都向发泄在她身上!

今次是自从第一天上班以来,我第二次遇见她。

就算要和Margret或Saki任何一个比较,她都漂亮得多。

美女和绝色尤物,毕竟级数是不同的。

全程她都没回望,意外地她是直接走到Saki的位子,和Saki聊起来。

而她竟然在下班后还要和快将被干得死去活来的女同事谈天,

看来一如所料,她们二人交情匪浅。

这一点一定要好好利用。

趁她们在闲聊,我先把摄录机调较好位置,把镜头向着部门主管的位子。

部门主管的坐位是背靠着墙壁的,在那个位置可以清楚看到我们一班下属的一举一动。

我的位子刚巧和它相对,把镜头对着那儿可以拍得最清楚,

看来很快就可以拍下一场可观的春宫戏了。

时间飞快,若一个小时后,Jessica离开了,其他同事都相继下班了。

我故意不主动去找Saki,由得她干着急。

果然到晚上九时许,各部门的同事都走光了,她终于忍不住走过来...

Saki试探地问:「究竟你想怎样啊?都快十时了...」

我:「我思前想后,还是想到警察馆去!」

Saki压低声音说:「不要啊!一旦报警了,我便要坐牢!求求你啊!放我一条生路吧!」

我:「放过你对其他同事都不公平!我没必要帮你隐瞒吧?」

Saki:「究竟...你想要多少?」

说着说着,她忽然掏出钱包来,把一叠钞票拿出来...

Saki:「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想不到她那么天真,以为我是为了钱!

看来她把钱看得重要,才会觉得人人做事都是为了钱。

我:「这等于是贿赂!我不会收的!」我作势起身

Saki:「哦!不要走!我...」她急得挽着我的手臂

我:「你有什么理由叫我不告发你?我又不是你什么人。除非...」

Saki意会了我的意思,吓了一跳,整张脸汉是惊愕的神色,看来她事先真的不知道我原来为此。

只见她脸上转了几次表情,隔了十几秒,终于下定了决心...

Saki:「只要我..让你...你....就不会告发我?」

我:「你让我爽的话,我怎么舍得告发你?」

Saki:「好吧!你要守信。那么你要多少次才...可以...把底片交还给我?」

我:「如果你做计较的话,那就什么都不要谈。」

Saki:「我总不能无止境地...和...你...」

我:「我不想再听废话,先让我爽了,我才有兴趣听下去。」

Saki:「那...」

我:「我先把话说清楚,现在是你在求我,可不是我在求你。若果你不愿意...」

Saki:「我...」

估不到一向善于和人讨价还价的Saki竟然有哑口无言一刻。

我:「妳愿意的话,就要很好地服侍我,让我很爽,一切就好谈。」

Saki:「你...究竟...想我...怎样?」

我:「今天晚上我就是你主子,你要像奴仆一样侍候我!」

Saki:「你别太过份!」

我故意大声嚷着说:「那么你每天在盗取我们的资料又算什么?」

Saki立即慌张起来,看看四周还有没有人,然后很熟练地走去把部门之间的玻璃门关上。

看来她每晚在偷看资料的时候,都是用这一个方法去肯定没有人可以冲进来。

我乘机开启藏在背后摄影机的电源,然后向部门主管的位子走去。

Saki回头见我向那个方向走去,登时心慌起来。

Saki:「你想...干什么?」

我:「我想写个字条给主管交代一切。」

Saki:「不要!求求你不要!」

我板起脸:「我只说最后一遍,听话就没事,要不然就拉倒!」

然后站在部门主管的位子旁。(那儿是拍摄的最佳角度)

Saki一脸无奈,终于缓缓走到我身旁。

我:「别要我教你怎样做,把你侍候人的本领都使出来。我要你笑着做。」

Saki犹豫了一会,权衡之下,终于慢慢靠向我身体,

右手放在我胸前,食指却由恤衫钮扣之间插入,指尖轻轻撩拨我的胸口。

光看这第一个步骤,就可以知道她在这方面的很熟练的。

技巧不熟练的女人往往以为第一下进攻男性的阳具就是最大的引诱,其实旁搞侧击才最有效。

她的手指在我恤衫内打圈般撩动,一张小咀却向我耳朵吹气,轻轻咬上我的耳垂。

另一只手却放在我背后,先在腰间轻按,然后慢慢滑向我股间,拨弄我的股肉,又轻轻地捏了几下。

我的欲火虽然开始上升,神情却装作不悦,暗示她的行动并未达到要求。

她用两唇轻轻吻我的面颊,一下一下,仿似蜻蜓在点水一样,

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我的脸和颈侧。

在胸前的手已经滑到去我的裤裆,隔着裤把我整个家伙都撏在手里,然后轻轻捏弄。

她把一条小腿缠在我的腿上,上下移动,咀里开始发出极微弱的喘气声。

Saki:「怎样?还可以吧?」神色中虽然满是怨恨,但勉强挤出一丝成熟女子自信的笑容。

我:「估不到你这么熟练,大概晚晚都在换情人吧?」

Saki:「你...」

不待她答覆,我突然采取主动,用咀套着她的两唇,不让她说话。

双手急速地在她身上游走,手臂、颈、乳房、腰肢无一幸免。

当时她是穿着粉红色间条恤衫,黑色的半身裙,裙的下摆是散开的,

就是那种走起路来会左右摆动的娃娃裙,裙子只盖着大腿。

双腿没穿丝袜,脚上蹬着一对黑色高跟鞋,皮革是滑而闪亮的质地。

我故意走到她背后,把她的身体移侧,让她背靠着我,面向着那个隐藏的镜头,

然后粗鲁地捏弄她的身体,双手由后面隔着衣服大力的挤压她的双乳,

同时间咬着她的耳垂,舌头舔她的脸。

她被我突如其来的行动搞得有点失措,两手自然地微微向后推,这是被陌生男子侵袭的应有反应。

我不让她多想,左手从她身后直接放到她的裙下,手指快速地拨弄她的私处。

我故意把力度用得又快又狠,她根本不舒服。

她急忙用双手捉着我的左手,想阻止我粗暴的行为。

我用右手把她的脸拨侧,然后我便向她的唇狼吻下去,伸出舌头撩拨她的两唇。

然后用同一只手突袭她的胸部,开始解开她的恤衫钮扣。

Saki猛扭转头叫道:「不要...放开...」

我的三路进攻打乱了她的防守,也打乱了她想控制节奏的自信。

突然的乱袭令她很难受,忽然生出了反抗的念头。

对付这种自己很会赚钱,既事业有成,又很会打扮的自信女人,你要让她成为妳的性奴,

第一步就是要让她知道男性的威力,要她感受一下无力挣扎的难受。

我带着不屑的语气问:「不想顺从吗?哈!」

我潜藏的兽性大发,右手狠狠地把她的恤衫扯开,钮扣都弹在地上

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