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韩国、亚洲、欧美三级片、电影、视频、小说、图片网站,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LSJ2022@outlook.com

艳情鬼宿舍..

8.30号安澜提前一天来到了学校

今天是她开学的前一天,确切的说应该是报道的前一天,安澜比其它学生更早的

来到学校,至于原因吗,大概是不喜欢明天人多,安澜是一个喜欢安静的女孩,

有着黑色的长头发,圆圆的脸蛋,清纯的笑容。

安澜虽然是一个很乖的女孩,但并不代表她缺少独立性,相反,骨子?安澜

是一个非强坚强的女孩,有着同年龄女孩没有的安稳和坚韧,这也是家?人这么

放心她自己出来的原因。

由于提前来到学校,学校并没有组织好接待人员,安澜随便的在宿舍区走着

,希望能尽快找到自己的宿舍,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生走了从安澜身边走

过,男同学阳光帅气,很是让人亲近,安澜猜他是学校的学长,因为这个时候除

了学长也没有人会呆在这?了。

「学长,您好」,安澜甜甜的笑着,对着学长喊到,对面穿着白衣服的学长

愣了愣,没想到会有人叫自己,而且是一个极为清纯漂亮的美女,安澜这时穿的

是深蓝色的连衣裙,这个时候开气还是比较热的,安澜露出自己两只洁白的手臂

,腰间束着腰带,将自己细细的腰身勾勒了出来。

连衣裙到小腿之上,细直的小腿暴漏在阳光下。

安澜上身胸部以上是透明的白纱,露出自己性感的锁骨,虽然已经过了最热

的季节,但安澜头上仍然流了不少的汗,这也是她一个弱女子带着一个大行李,

不累倒是奇怪的事情。

由于汗水的原因,白纱紧紧的贴在安澜身上,雪白的肌肤似乎没有穿着任何

衣物,让她清纯中带了丝性诱惑。

学长虽然觉得眼前的美女让人一亮,便毕竟早已不是花丝新手,看到美女就

走不动的人,仍然有礼貌的对安澜说道:「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学长,我这刚来的新生,想去14号宿舍,您能给指下路吗?」

,安澜极有礼貌的答道,学长眼前一亮,刚来的学妹居然让自己给碰到了,真是

天降的缘分,看这小美女清纯的样子,大概连恋爱都没谈过吧,没有恋爱经历的

高中学妹到了大学就会特别容易勾引,就算是谈过恋爱,到了陌生环境,也容易

产生不安全感,这时候自己能够趁虚而入,岂不是天降奇缘。

于是学长热情的说道:「咱们宿舍区挺大的,14号宿舍比较远,这样吧,

我送你过去」,「那就谢谢学长了」,安澜准备提起行李,这时学长却比她先一

步抓住了行李,「我来吧,你看你都出汗了」,「那怎么好意思啊」,安澜心想

这样麻烦别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我是学长吗!学长不就应该帮学妹」,既然学长已经这么说了,安澜也不

好意思再去要行李,这时她看到旁边有个小卖铺,灵机一动说:「那我给学长买

瓶饮料」,安澜知道学长们都会拒绝学妹的好意,让她们欠下自己人情,将来提

出交往的时候就变得容易很多,但如果给学长买了饮料,正好还了他人情,于是

不等学长拒绝,安澜说完就跑到了小卖铺处买了两瓶绿茶来。

一路上学长不断的为安澜介绍着学校的景色,不断暗示安澜如果有事可以找

他,便安澜明知道学长的意思,却没有做出回应,安澜是个传统的女孩,觉得这

样的举动实在是太不好了。

终于,两人走到了14号宿舍前面,这时学长似乎醒悟了安澜是住在14号

宿舍,有点诧异的说:「原来你住在14号宿舍啊」,「怎么了学长,有什么问

题吗?」

安澜觉得学长似乎很是古怪,似乎到了14号宿舍前想起了什么一样。

「没事,我就是随便说下」,虽然觉得学长话?有话,但安澜也没有深入追

究,每个人都有保持秘密的权力。

这时安澜敲响了宿管大妈的门,开门的是一张极为难看的脸,倒不是说她长

的难看,虽然她长的一般,但长的一般再紧绷着脸,一副没有丝毫表情,似乎别

人都欠了她似的。

看到这张不友好的脸,安澜小心的开口,尽量让自己显得有礼貌,免得被宿

管阿姨借机生事,毕竟她长着一张不好惹的脸。

「阿姨,我是来报道的新生,我住314房间」,安澜拿出自己的录取通知

书和宿舍分配证件,宿管阿姨而无表情的看了看,又对头安澜打量了好一会,直

把安澜看的心?发毛,结果阿姨却什么都没说,拿出一张表来让安澜签到,并将

宿舍的规矩给安澜说了一遍,这大概是提前来的学生的福利,不用去看公告了。

临末,阿姨却又问了一句,「你住314」,语气中有着浓浓的怜惜,跟她

的形象很不相符,「是啊,阿姨,我住314」,阿姨欲言又止,「你是第一个

到来的学生,晚上自己小心点,早点休息,别到处乱跑」。

语气又恢复了那种豪无感情的样子。

学长提起安澜的行李,正要和安澜一起进去,宿管阿姨去是冷冷的说道,「

男生禁止进入女生宿舍」,学长顿时如打了蔫的茄子,「那学长我自己进去就可

以了谢谢学长帮忙」,「不用这么客气举手之劳,那你进去吧,我就走了」,至

始至终,都没有得到学妹的电话等联系方式,这让学长很是尴尬。

看着安澜走进宿舍,学长这才转头对宿管阿姨说道:「王阿姨,这个时候并

不禁止男生进去吧」,然而得到的是王阿姨「?」

的关门声音。

安澜走在楼道上,楼道静的可怕,静的不正常,如同身处一片鬼域之中,带

着死寂的气息,安澜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觉得一丝丝的寒意侵入自己身体。

「自己吓自己,世上又没有鬼」,壮了壮胆子,安澜提着箱子继续向上走。

这时楼道中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达达」

的,在这寂静的楼道中分外刺耳,脚步声是从下面传来的,安澜已经走到三

楼,向下看去,却并没有一个人,这时脚步声却突然消息了,如从没出现过一样

「或许是谁路过吧」,安澜这样想,快步走向自己宿舍,安置好了自己行李

夜晚,安澜正在玩着电脑,一阵突兀的敲门声响起来,配上如今阴深的环境

,安澜的心跳不住的加快,「这个时候会是谁呢,难道是宿管阿姨?」

虽然心?害怕,但安澜坚信世上没有鬼,仍然小心的打开了门,然而,外面

并没有任何人,没有人?敲门声音是从哪?来的,安澜心再一次扑腾扑腾的跳着

,「谁啊?」

安澜站在门口,对着空荡荡的走廊,除了回音,整个宿舍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安澜又一次看了看走廊,确认没有任何人,这才准备关门。

当六即将合上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突兀的伸了出来,阻止了门继续关闭,

「啊」,安澜惊恐的大叫起来,蹬蹬蹬的向后退了几步,这时门开了,安澜怎么

都没看到,双手就胡乱的向前拍去,她的手被人捉住,「是我」,一个清冷的声

音传来,安澜这才回过神来,这时发现宿管王阿姨正捉着自己的手,「王阿姨,

是你啊」,抚了抚自己仍然快速跳动的心脏,安澜觉得自己要虚脱了。

「我每天都要巡楼,看到你房间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对于安澜的失礼

行为,王阿姨似乎一点都不奇怪,也没有询问的意思,她放开安澜的手, 「我不

是说让你早点睡吗?都到这个点了怎么还没睡?」

对于自己的好意被对方无视,王阿姨有点恼怒,「我正要去睡呢」,「那你

早点睡,别玩了,夜?小心点。」

似乎只是客气的说话,但安澜总觉得王阿姨似乎在刻意提醒自己什么,没有

任何头绪,安澜回到宿舍,被刚才一闹,也没有上网的兴趣,于是准备上床休息

一夜无事。

第二天,正是学校报到的时间,安澜的室友很快的来了,最先来的一个叫李

家玉,长相倒是一般,远没有安澜漂亮,但到是个特别活泼的人,一到宿舍就和

安澜主动打招呼,叽叽咋咋的说个不停,于是两人很快就熟识起来。

第二个来的人叫朱静,一副冰美人的样子,带着一副眼镜,对谁都爱理不理

的,她长着一个瓜子脸,身材很是高挑,足比安澜高了半个头。

看她一脸冷冰冰的样子,安澜生怕自己触了霉头,李家玉将自己的行李摆好

,立刻走了出去。

安澜这才对家玉说道,「她好怪啊」,「她啊,以前跟我一个学校的,叫朱

静,一心想着考港大,结果准备了多年,还是没有考上,你不用管她,她就那个

样子。」

这时朱静突然走了进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李家玉的话,只是冷冷的看了

她们一眼,接着就坐在自己床上看起了书。

最后来的一个叫杨盼盼,父母一起陪着她来的,父亲提着行李,母亲拉着她

的手,她进来后立刻捂住了鼻子,「好难闻啊」,又看了一圈,指着衣柜对母亲

说:「这衣柜怎么这么小,怎么放衣服啊」,这时杨母接口到:「亲爱的,你不

是跟盼盼系主人是同学吗?你给他打个电话,让咱们盼盼出去住,这哪是人住的

地方。」

听到杨母的话,安澜和朱静同时皱起了眉头,心?想到,这人怎么说话的,

然而没等杨父回话,李家玉却是突然插口了,「阿姨,学校有规定,大一新生必

需住校,只有到了大二才能走读的。」

「妈」,听到李家玉的话,杨盼盼立刻对母亲撒起娇来,这时杨父才开口说

话,「别人家的孩子都能住,就咱家的孩子不能住,都是你,把她宠坏了」,又

对安澜几位说道:「我家盼盼啊,从小被宠坏了,你们多多担待,多照顾着她点

」。

听到杨父的话,杨盼盼不乐意了,「爸,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又对

杨母说道,「你陪爸爸回去吧」,说着将二老推了出去。

这时杨盼盼转个圈,似乎父母的离开让她感到非常的快意,脸上也没了刚才

对宿舍不喜。

黑色的连衣裙绕着她的身体旋转,整个富贵的气质立刻显露无遗。

「我还是第一次住宿舍呢」,杨盼盼兴奋的说道,围着宿舍转了一圈,然后

坐了下来,对最近的李家玉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杨盼盼」,她五指修长洁白

,不显一丝粗糙,李家玉和她一握手,立刻被比了下去。

「我叫李家玉,这位叫安澜,那边是朱静」,安澜对杨盼盼笑了笑,「你好

」,对面的朱静似乎没有听到她们的话,一直在看自己的书。

随着室友的入住,宿舍逐渐热闹起来,安澜已经忘记了她刚来时的恐惧,然

而不安隐藏在她身体深处,随时会席卷而来。

时间在一天天的流逝,转眼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这时间安澜已经适应

的学校的生活,生活变得平静起来。

今天晚上,她穿着校服,坐在自习室中温习自己的知识,已经不晚了,陪着

她的李家玉失去了耐心,对安澜说道,「安澜,都没人了,我们回去吧」,安澜

看了看自己还有点东西没看完,于是对李家玉说,「你先回去吧,我看完就回去

」。

「那我就先走了,安澜你也快点啊」。

随着李家玉离开,安澜又沉寂在书本之中。

终于最后一张也被她翻过,安澜站起了身体,「啪」,隔着安澜不远的距离

,另一个座位的椅面立了起来,如同刚有人站起来一样,安澜看了看四周,只有

自己一个人存在。

安澜抓起书本就跑了出去。

安澜不停的按着电梯,似乎这能让电梯来的更快些,终于电梯停在这一层,

连续按了几次关门键,电梯缓缓的关闭着,安澜刚缓了口气,一只手就突然的伸

了进来,在电梯完全关闭前塞了进来,正关闭的电梯又打开了,「啊……」,安

澜的书散了一地,她紧贴着电梯,双眼惊恐的看着打开的电梯门,就像在等着可

怕怪物一样。

电梯终于打开了,没有可怕的怪物,只有朱静静静的站在电梯前,无视安澜

惊恐的眼神,朱静捡起了安澜掉落的书本。

沉重的呼吸传来,「朱静,怎么是你啊」,朱静没有说话,她话一向很少。

不过这也让安澜放下心来,有了朱静的陪伴,安澜暂时将刚才的恐怖画面忘

记。

只是对学校的诡异认识越发清晰。

自身的诡异遭遇让安澜很是不安,可又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这是一个不信

神鬼的时候,自己说出去也只会被人当成神经病而已,于是安澜在孤独中承受着

一切。

这天,安澜一如既往的在宿舍学习,朱静从她身边走过,安澜看她脸色不是

很好,关心的问道:「朱静,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我没事,就是学习累了」,朱静自从来到宿舍,一直都很努力,整天书不

离手,连正常的户外活动都极少做,但安澜不认为朱静是因为学习累的原因,但

她不肯说,安澜也没有办法。

「朱静,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的话一定给我们说」。

朱静勉强的对安澜笑笑,就躺到了床上。

这时,李家玉却突然叫了起来,「你们知道吗?咱们学校经常传出闹鬼的消

息呢?」

「家玉,你吓唬谁呢」,回答是杨盼盼,两人一直混在一起,可以说极为熟

悉。

「真的,不信你们看,我都在网上找到了,咱们这个宿舍区了,以前有个叫

沉未央的就是被鬼害死的,听说她看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被缠住了,最后都

被逼疯了」,「我倒是听说过,有的人啊,天生不一般,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

东西」,仍然是杨盼盼,自从住到宿舍,倒是没有显得什么娇气,跟其它人合得

来。

「你们别说了,怪吓人的」,安澜接口到,她自己遭遇差不多,好不容易压

着没爆发,经不起她们这样吓唬。

这时家玉和杨盼盼凑到一起,看起了网上的传闻,杨盼盼突然说道,「这个

沉未央和安澜好像啊」。

家玉一听,仔细一看,真的和安澜有七八分相似,同样圆圆的脸,长直发,

「这个沉未央是被鬼给强奸的」,安澜被说的心?一跳, 「你们别胡说八道了,

世上哪有什么鬼」。

一脸的不高兴,杨、李二人适时的闭上了嘴。

是夜,安澜自己一个人出去解手,总觉得后面有东西跟着自己,她转头看去

,又没有什么人,安澜急冲冲的解完,跑回了宿舍,又装作无事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天,安澜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有时候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对方的身

影,和对方有直接接触,安澜知道了,那是一个强壮的男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至今只是偶尔骚扰她,难道沉未央的事是真的,安澜心?想到。

隔了几天,安澜听到李家玉和杨盼盼讨论杨盼盼的男朋友,他叫韩吉,杨盼

盼一直夸她男朋友帅又身体好,有6块腹肌,人鱼纹什么的,对她如何如何,韩

吉这个名字安澜听过,只是她听说他和一个叫江雪的是男女朋友关系。

不知道怎么又成了杨盼盼的男朋友,只是她并没有开口询问。

随后几天,杨盼盼又和李家乐越谈越天,甚至谈起了他们两人的性关系,李

家玉表示很是羡慕,让杨盼盼帮她也找个男朋友,杨盼盼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

时却把安澜也扯了进来,杨盼盼坚持要给安澜也找一个男朋友,并约了明天一起

去KTV,虽然安澜推迟,但杨盼盼一直坚持,非要带她去。

第二天,安澜继续躲在图书馆看书,不想参加杨盼盼的KTV,但没想到杨

盼盼直接找到了图书馆,强制性的将安澜拉了出来。

在KTV,杨盼盼和李家玉一直对安澜劝洒,挡不住她们的热情,安澜少多

多少少的喝了一点,喝了点洒,安澜心?不舒服,就跑到卫生间洗手,没想到正

好撞到杨盼盼和韩吉在做爱,当时杨盼盼坐在台子上面,双腿叉开,韩乐硬挺的

肉棒正插在杨盼盼的身体?面,双方动情的抱在一起,淫叫着。

安澜不小心看了几眼,发现韩吉的身材确实极好,来回抽动的肉棒大概有1

7厘米左右。

两人的淫行让安澜很是脸红,看到安澜进来,杨盼盼一点都不避讳,反而叫

的更大声,「老公,你操的盼盼骚逼好爽啊,盼盼要被你干死了」,「你个骚货

母狗不要脸的,在自己同学面前居然也这么骚」,韩吉将自己粗长的肉棒狠狠的

插入杨盼盼流着淫水的骚穴,只是有意无意的对着安澜。

这时安澜突然感觉到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乳房,安澜知道是那个他又来了,

几天来他就不断的出现,不断的占自己的便宜,却又不肯直接强上自己。

这时他的双手揉搓着安澜坚挺而不大的胸部,随着对方的揉搓,一点点情欲

在安澜体内生长,酥麻的感觉从胸部传遍全身,安澜感觉到自己的小穴有点湿润

了。

自己是个荡妇吗,不,她还是处女呢,只是在鬼不断的骚扰调教下,安澜的

身体却是越来越敏感,对性的反应也强烈了许多。

并且从来没有男人碰过自己的身体,安澜也不知道如何抵挡这样的快感,反

而有些沉溺其中。

鬼不满足于隔着衣服玩弄安澜的乳房,刺啦一声,安澜的校服就在对方手中

变成两半,这双手没有任何阻隔的按在了安澜的乳房之上,安澜柔软的胸部被揉

成各种形状。

一只手逐渐不满足于胸部,开始顺着安澜的腹部向下滑动,整只手贴在从没

有碰过的娇躯之上,一点点的颤抖让安澜的情欲更加高涨。

最终那只手停在了安澜的阴部,中指贴在她的阴蒂之上,轻轻的揉动,安澜

的淫水分泌快速增加,很快将阴部打湿,身体内部有种渴望被唤醒,安澜知道那

是什么,她知道应该有东西插到自己身体?面,就像韩吉操杨盼盼一样,自己也

应该有个人来操。

但操她的是鬼,鬼并不急,一直很有耐心的挑逗她。

在对方的揉动下,快感不断的从阴部传来,让安澜的整个身体为之酥麻,无

法站立。

安澜陶醉在对方的挑逗之下,而身体更加的空虚。

这时对方又在好阴蒂上狠狠的压了几下,蜜液从身体?面喷出,安澜知道自

己高潮了。

而对方在自己高潮后迅速消息。

安澜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衣服没有任何变化,仍然穿在自己身上,除了自

己高潮是真,一切都是假的,自己根本没有动过。

这时韩吉仍然奋力的操着杨盼盼,而杨盼盼也努力的迎合着韩吉,双方相当

的投入,安澜看了一眼,快速从洗手间退了出来。

在KTV,安澜结识了虑吉的好友沉奕,这个第一眼就给了她好感的男孩很

稳重,有种成熟的气质,不像同龄的人一般轻浮,在KTV安澜招架不住好友的

劝酒时,沉奕多次帮她解围,晚上又送她回宿舍。

接下来的几天,沉奕用各种借口找安澜聊天,由于对他很有好感,安澜并没

有拒绝,只是一直瞒着宿舍的几位,免得她们八卦。

自从上次安澜发现朱静的不妥之后,提醒朱静多休息,然而朱静的情况却越

来越差劲,时常夜深时惊起,而且伴随着不同的自慰行为,李家玉暗中骂她发春

,这让安澜怀疑起朱静是不是同样跟自己一样碰到了「他」。

这晚,安澜又被朱静弄醒了,她躺在床上,双手揉着自己的胸部,朱静的胸

是几个人中最大的,足有D的尺寸,几人暗中讨论时都是各种羡慕。

这时她的手伸到粉红色的内衣中,大力的搓着自己的巨乳,嘴?不进发出各

种呻吟,「哦,用力,使劲,来玩骚货的奶子吧」,「朱静,朱静,你醒醒啊」

,安澜摇了摇朱静,不但没有叫醒她,反而被朱静抓住了手,朱静将安澜的手按

在她胸部上,安澜脸色一红,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样去摸同性的胸部。

朱静按着安澜的手,在她的胸部上揉动,安澜不得不感叹,朱静的胸部真的

很大,自己的小手根本握不住,「这死妮子不知道是被多少男人玩大的」,安澜

恨恨的想着。

「反正朱静在做梦,自己玩玩也没事吧」,禁忌之下,安澜的胆子变大了不

少,也不管另外两个室友随时可能醒来,反而用力的揉起朱静的胸来,在安澜的

揉动下,朱静发出了美妙的声音,「好舒服,骚货的奶子好爽,用力玩驻华的奶

子吧」,不知道朱静是做什么样的春梦,不过看越来很快乐的样子。

这时,朱静又抓着安澜的手伸向了她的骚穴,「骚逼好痒,哥哥你摸摸骚货

的骚逼啊」,看来梦中朱静的小穴正在被人玩弄,所以才让安澜去玩她的骚空。

朱静下面居然是白虎,安澜怎么也没有想到,小穴之处没有一根毛,安澜好

奇下拉下了朱静的紫色蕾丝内裤,「好漂亮」,安澜心?想到,朱静下面不但没

有一根毛,而且柔柔嫩嫩的跟小女孩一样,红粉粉的,完全没有一点黑色,「难

道朱静还是处女」,安澜心?想到,随即又否认了,「这骚货怎么可能是处女,

肯定是体质原因」,安澜很是嫉妒。

将两根指头伸入朱静的小穴中,安澜一边揉着朱静的胸,一边玩弄她的小穴

,大拇指按在阴核之上,刺激的游戏连她自己都开始动情。

「啊,宝贝好粗啊,骚货的小穴要被捅裂了」,安澜又叫出声来,看来梦中

她正被人干着骚穴,安澜不服气的将自己的四根手指全部插入朱静骚穴之中,在

朱静的骚穴中鼓动。

「好爽,用力,操静静的骚穴,大鸡巴厉害啊,静静要死了」,随着几下抽

搐,朱静泄出许多淫液,明显达到了高潮。

随着朱静的身体软下来,安澜以为朱静的春梦已经结束,应该会好好睡觉了

,没想到朱静却又嘟囔了一句,「不要了,让静静休息下,你们这么多人,静静

应付不来了」,安澜呆了一下,没想到朱静的春梦居然如此豪放,直接跟许多人

一起玩。

这时朱静居然自己趴了起来,翘起了屁股,「你们好坏,就喜欢用这样的姿

势来操静静,好羞人,跟小狗一样」,「用力打静静屁股,静静是个欠打的骚货

,你越打静静越骚」……一句句的淫语从朱静口中说出,挑动着安澜的情欲,下

面不知不觉的湿了,安澜紧夹着自己的双腿,摩擦着自己的阴唇,一边叫着朱静

没想到朱静却一直不醒,只是不停的摇动着屁股,似乎在配合着什么一样,

不一会,朱静又达到了一次高潮,「这小妮子身体居然这么敏感」,安澜吐了吐

舌。

然而并没有结束,朱静依然在做着春梦,而朱静如今已经没了力气,拍在床

上,只是嘴?的呻吟仍然不停,安澜又叫了朱静一会,她仍是不醒,反而又来了

一次高潮。

「这样下去,朱静非得出事不可」,安澜心?想道,「一定得叫醒她」,正

好桌子上有一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安澜将她倒在朱静头上,被冷水一激,朱静

终于从梦中醒了过来。

「朱静,你没事吧」,安澜关心的问道,朱静呆呆的,似还没有清醒过来一

般,安澜又叫了几声,她这才回应,「没事,我怎么了」,「朱静,你做春梦了

」,李家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这时过来打趣她,「朱静,要不要我把男朋友

借给你,看你平常正经的样子,没想到都饥渴成这样了」,「你们别闹了,朱静

,到底怎么了,你不只是做春梦吧?」

结合自己的情况,安澜觉得朱静应该也是被鬼给缠上了,想打听点情况,「

我没事,你们别管了」,朱静扭过头,将背对着她们三人。

「朱静,你说没事就没事啊,这是什么」,这时李家玉从朱静枕头下面拿出

一瓶药,「你什么病,居然要吃治神经病的药」,李家玉语气不善,刚刚还在开

玩笑,如今已经翻脸,「我可不想跟神经病住一个房间」。

「家玉」,安澜叫住了李家玉,「朱静,你就跟我们说说吧,你是不是真的

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了」,「安澜,你……难道……」,朱静迟疑的问道,安澜

沉重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有碰到」,这时旁边的杨盼盼也说话了,「这很

说来,只有家玉没碰到了!」

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