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韩国、亚洲、欧美三级片、电影、视频、小说、图片网站,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LSJ2022@outlook.com

欢乐家人.

明雄个是今年刚自高中毕业的学生,他的母亲因为不孕症的原因,在明雄国小四年级时从孤儿院中将他领养回来

他的父亲是一个拥有庞大土地企业家,在北县开了一家尚有规模的公司,每天上班时间就得费两小时﹔早上出门到下班后,加上应酬,回到家来总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有时就不回家了。

明雄在家里因为是独子,加上养父母对他格外宠爱,所以抱着混文凭的心态,功课都是勉强在及格边缘打转﹔好在他读的是一间只要注册就能毕业业的私立学校,加上他天生个性内向、乖巧,求学生活中倒也过的轻松惬意。

这是一个六月末炙热的夏天,刚脱离学校生活的明雄,清晨醒来,看看天色尚早,他又闭上眼睛,预备再睡一会儿,忽然门外响起敲,明雄心里嘀咕着:真讨厌!

「少爷!你醒了没有,太太请你有事。」

他听出来,这是下女阿美的声音。于是他便道:「醒来啦,你去告诉太太,我穿好衣服就来!」

他拉开了被,披上晨衣,很快地来到母亲房内,此时父亲尚未起床,母亲正面对化妆台的镜子整理着发鬓,她从镜中一见到明雄进来,就放下梳子,回过头来。她轻声的道:「今天是你父亲的生日,去通知你表姐一声,这孩子的命,也实在是太苦太可怜啦!」母亲的表情,明雄看出是不想吵醒父亲。

他也轻声的答道:「好!我现在就去。」

床上的父亲,根本早己醒来,他听到了他们母子两个人的对话,禁不住也随声长叹了起来。他说道:「唉!的确不错,丽珍也实在是可怜啦,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丈夫,一向又是骄生惯养﹔要再介绍门亲事,普通人她又看不上眼,真是....」

台北市的街头,清晨车辆行人都很稀少。明雄骑上摩托车,开足马力,转过几条街道,来到表姊家,是幢独门独户的三层楼西式洋房。向前按铃叫门,大门『呀』的一声打开。从门里走出来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名叫玉娟,和表姊同乡,是来帮

的。

她面现惊讶的道:「呀!表少爷你早,少奶奶还没起床呢!」,看来玉娟是要出外买东西,上身穿着一件T恤,下身穿着一件海滩裤,可以看得出来身材姣好,尤其是那双腿修长匀称,有服装女郎的水准﹔胸部和臀部也称得上是『前凸后翘』,只可惜身材娇小了些。

擦身而过的时候,明雄用手轻拍了下她的臀部,那弹性真好....,玉娟也不以为意地笑笑,就出门买东西了。

表姐的房间,是在二楼﹔明雄走近门前,丽珍所养的哈叭狗『莉莉』摇头摆尾的向他表示亲热﹔明雄蹲下道:「莉莉乖,你的主人起床了吗?」,莉莉只是用舌头去舔明雄的拖鞋,明雄笑着拍拍它的头,摸摸它全身细可爱的白毛,然后把它抱了起来,走到表姐门前。

房门是关着的,他猜想表姐一定还未起床。若不叫她,她不知道要睡到何时才会醒来?犹豫了一会儿,决心敲门把她叫醒。

可是他『表姐』二字还未叫出口,手掌刚触及房门即应手而开,敢情是根本没上锁﹔表姐弟二人自小一起长大,明雄今年虽已十九岁了,但却是孩子气未脱,尤其是在自己撒娇惯了的大表姐之前﹔明雄心道:「好呀!睡觉不关房门,看我不吓你一下才怪呢!」

明雄心内决定,要给她一个警告,让她改过这个不好的习惯﹔他放下小狗,轻轻推开房门﹔他悄悄举步入内,表姐的床,是在门后,进门后必须转身或扭头向右,方能看到,否则会被门遮住。

明雄悄悄进入房内,先看看梳

台前,及对面的沙发之上没有表姐的身影,然后才将目光移到床上。「呀....」他禁不住跳了起来,脑海里一震!人却呆立着不知所措﹔明雄怔住了,他有点不大相信自已的眼睛,于是他揉揉了眼再看﹔那无边春色的景致,却仍丝毫未变的呈现在眼前。

表姐仰卧在床上,双目紧闭,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肤色雪白,映着晨光,发出诱人的光亮,玲珑美艳,丰满成熟的肉体,无处不动人心神,垂涎欲滴﹔那白嫩的肉体,除胸部突起的双乳,戴着一件粉红色的乳罩,及小腹上盖着毛巾外,全身一览无遗。

更令人讶异的是她竟连三角裤都未穿,双腿微微分开贴床平卧,两胯中间那迷人的地方,微微耸起,上面生着一些稀稀的卷曲柔毛,往下即是一道嫣红娇嫩的红沟﹔因她两腿分开不大,同时明雄站立的地方也太远,是以那个隐秘的部位,看的不够真切。

明雄虽是神俊异常、仪表不凡的少年﹔但他是个非常内向的男人,不要说男女间事,就连与初认识的女同学,多说几句话,就会脸红﹔有时他虽在小说杂志上,看到一些有关男女两性间的事情,可是那仅是些风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会神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这幕奇景,倒是头一次所见呢!

看得明雄春情动汤,神魂颠倒﹔久久蕴藏在体内的春情欲火,顿时来势凶凶,而两腿间的肉棒,突然一翘而起,硬硬的、热热的,在裤子里颤抖跳动,似有呼之欲出之态。

明雄头昏眼花、意乱神迷,脑海中的伦理、道德,早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所剩下的,

是肉欲和占有﹔他一步步的向表姐的床前走去,感觉表姐身上散发出来的芳香似乎就越浓,而明雄心里的情火肉欲跟着焚烧得越旺。

他全身颤抖,两眼发直,轻轻的将双手扶按床头,弯下上身,把头凑近,慢慢的欣赏表姐两胯间,阴毛隐没处。

「啊!什么东西....」明雄心道:

表姐屁股沟下床单湿了一大片,在那淫水浸湿的床单上,放着一根六七寸长的胶制大阴茎,那阴茎之上,淫水未干,水珠光亮!

「哎呀........」明雄惊得叫出声来,他赶忙掩住嘴巴。

他抬头一看,好在表姐没有被他吵醒,方才放下心来﹔悄悄地把那胶制的阴茎取了过来,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内﹔由这根假阴茎的出现,明雄已很明白的了解到表姐的作为与心情,他心内的忌惮稍减,心想:「表姐极需此道,我纵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责难」。

他意念既决,再加上眼前一丝不挂美妙玉体的引诱挑逗,他勇气倍增,毫无顾忌的脱下自己全身衣裤,轻轻的爬上床去﹔猛的一个翻身,压在那个美妙的肉体之上,双手迅速的由表姐的后背伸入,死命的将她抱住。

「哎呀....谁!..表弟!你..你....?」

表姐丽珍好梦方甜,突然生此巨变,吓得她魂离玉体,脸色发白,全身颤抖。当她看清是表弟明雄,内心稍定﹔但因惊吓过度,再加上压在上面的表弟,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拼命抱紧,使得她张嘴结舌,半天喘不过气来。

明雄忙道:「表姐....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我要....!」一点不假,从未经过此道的明雄,他像意外的获得人间至宝,怀中抱着个柔软滑润的玉体,使她兴奋万分。

一股热流,像触电般,通过明雄的全身﹔女人特有的幽香,一阵阵的卷入鼻中,使他头昏脑涨,难于禁持了!

下意识的,明雄

知道挺起他那根铁硬的阴茎,乱动乱顶。

丽珍急道:「明雄,你究竟要干什么?」

明雄道:「我....我要插....」

丽珍道:「你先下来,我都要被你压死啦!」

明雄道:「不....我实在等不了........」

丽珍道:「哎呀....你压死人家了啦....」

明雄道:「好表姐... .求求你....」

个性内向又不爱活动的男人,别看他们平时跟女孩子一样,做起事来斯斯文文,一点没有大丈夫气派,可是背地里干起事来,却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尘莫及,难与比谕。

现在的明雄,活似一只粗野无知的野兽,一味的凶狠胡为﹔对丽珍的哀求,根本不予理会,他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好像他一松手,身下的这个可人儿,就会立即生了翅膀飞去,永远找不到,亦抓不着。

其实丽珍也不想放弃这个消魂的机会,何况眼下这个英俊的表弟,正是她理想人儿﹔苦的是明雄未经此道,不晓得个中妙绝,调情、引诱、挑逗等种种手段,他完全不会,是以弄了半天,毫无进展,终是白费气力,徒劳无功。

表姐丽珍呢?因一上来惊吓过度,一时半刻春情欲火未发﹔而且压住自己的这人,是平时对她极敬爱尊重的表弟﹔纵然心里极愿意,她也不敢说﹔此刻只好故意装正经,有意不让他轻易得手。

过了一会,明雄头上青筋暴露,全身汗湿﹔丽珍看了心有不忍,暗想:表弟是个未经男女欢爱土包子,看他这个劲儿,如不尝到一点甜头,消消火气,势难善罢!再说自己惊惧已消,身体经过异性的接触磨擦,体内已是春情动荡,欲火渐升,一股股热辣辣的气流,在全身钻动﹔下体隐秘洞口之内,酥酥痒痒的,淫水已开始外流,也极需要尝尝这只童子鸡的滋味!

她故意发怒的咬咬牙、瞪瞪眼,恨声道:「表弟,没辨法,我答允你!」

说着,她两腿向左右移开来,丰满娇嫩的小穴,立即张了开来。

明雄道:「谢谢表姐,我会好好爱你的....。」

丽珍道:「表弟,乖!先听我的话,不要抱我太紧,把手按到床上,把上身支起来。」

明雄道:「好!」

丽珍又道:「两腿微分跪在我两腿间。」

明雄依言做了。

丽珍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没水....」

明雄的手探到她的阴户上去摸着。

丽珍一阵颤抖,笑道:「对!就是这样,慢慢用手指往里摸,待会表姐让你好好插!」她嘴里在支使明雄,而手却未闲﹔她三把两把的,即将乳罩拿下,丢在一边,好像似要与明雄比美,看看究竟谁的香艳肉感,美到极点。

说真的,丽珍表姐这对白嫩丰润,光亮柔滑的高耸乳峰,的确美妙非凡、红而发光的乳头、洁白细嫩的小腹、看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令人垂涎欲滴。

表姐的乳罩既脱,明雄的双目突亮。

他禁不住轻轻哼了声:「啊....表姐,真美....」

他要不是怕表姐生气,必会伸手揉弄一番﹔或用嘴轻轻的咬它几口﹔丽珍尽量设法安抚明雄,她想把他体内狂热的欲火,慢慢安抚下来,使他不致妄动胡为﹔然后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魂一番。

可巧的是,她这番心思并没有白费﹔明雄虽然是欲火中浇,难以自持,但表姐态度转变,言词语句,每每都是他渴望了解获得的事,听得心内甜甜,受用之极。

他理解今天,迟早必能如愿﹔于是便把心内春情欲火,强行压了下来﹔他完全听令丽珍的摆布。

丽珍道:「哦....对....表弟....就是这儿....那个小小圆圆的东西....你用劲使力不行....要用两个指头轻轻捏....」,明雄照着她的话做,用手指轻轻捏弄着。

丽珍渐渐地浪起来了:「吁....表弟真乖....我....哎呀....痒啊....」

明雄道:「呀....表姐. ...水好多呀!」

丽珍道:「傻子,水多才好插呀....表弟....哎呀....用力插吧....痒死人啦....」

明雄道:「表姐....怎么弄法嘛?」

丽珍道:「哎呀....表弟....姐姐让你....痛快....嗯....现在你把鸡鸡....慢慢往穴里插... .」

这几句话,明雄如获至宝,于是他急不容缓的一伏身,就猛插。

丽珍叫起来:「哎呀....歪了....」

明雄赶忙又把阴茎提了起来,在她的阴户上乱顶乱刺的。

丽珍道:「不是那里....往上....不对....太高了....」,明雄将阴茎抬高了,比了比姿势。

丽珍道:「用手扶着它....慢慢插入....」

虽然丽珍不断的指点,并将两腿大开,使得阴户整个露了出来,好让他顺利插入﹔但因于明雄对此道从未经历,此时心内发慌,手脚颤抖,把握不住时机,插的不准,仅在穴门上乱动﹔另一个原因,是他的阴茎实在粗大,委实不易插入﹔所以插了一阵,仍未插入,反而弄得穴门极痛,阴茎发酸了。丽珍此时欲火已发,似有不耐,一伸手握住明雄的阴茎,引导着指向穴门,助他一臂之力。

丽珍叫了起来:「哎呀....妈....好大....让我看看。」

他一伸手握住一只又硬又热,把握不住的阴茎。她忙把手缩回,一翻身坐了起来。这根阴茎确实非一般鸡巴可以比拟的﹔看它从头至尾,少说也有八寸来长﹔那紫红的大龟头,呈三角肉,大得惊人。

丽珍虽是寡妇,但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外,未曾接触过其他男性,她做梦也未想到,表弟的东西长这么大!而自己这个嫩穴,能容纳得下吗?

可是她眼看着这根大鸡巴,内心又十分喜爱﹔小穴内一阵颤抖、浪水直流!心想,就让他干吧!恐怕小穴招架不住﹔放弃它吧!内心又极不愿﹔要也不是,弃又不舍,她左思右想,仍是意念难决?

这时丽珍心生一计,要明雄躺在床上,那根阴茎就像是一根船桅高耸入天﹔丽珍先将

洞对准阴茎先塞一点进去,然后缓缓地望下坐,将整根阴茎吞进体内﹔明雄觉得自己的阴茎被肉洞紧紧地包住,相当湿热,但出乎寻常地舒服﹔丽珍则是觉得有一根烧红的铁棒插进自己的下体,顶端还直抵子宫,这时和死去的老公做爱时从没有经历过的。

约莫过了几秒钟,丽珍试着上下套动,明雄觉得阴茎上有千万条蚯蚓或是泥鳅缠绕着,丽珍套动了差不多数十下,感到体内有一股滚热的液体冲入,直抵子宫,就说:「表弟,你爽了吗?」明雄这时只能点头回应,但总觉得似乎意犹未尽。

丽珍笑说:「你爽够了,我还没有呢!接下来你得听我的,可以吗?」,明雄连忙点头。

-------------------------------------------------- ------------------------------ 

丽珍这时候站起身来,带着明雄走进浴室,明雄进入浴室后,发现这个浴室还真大﹔浴池足足可以容纳三、四个人一起泡水,而且还是个按摩浴缸,在浴缸的四面八方,都有强劲水柱往中间冲激着!

明雄毫不犹豫的躺了下去,闭起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按摩浴﹔明雄敞开四肢,身体完全的放松下来,但是、脑海中飘汤的却是丽珍那滑腻的身躯、抽

的肉穴、坚挺的玉乳。

不知这个按摩浴池是否经过特别设计,就那么巧,有一道水柱正对着明雄的小弟弟直冲﹔冲得明雄的阴茎抖动不停,两个小肉球撞来撞去,在不知不觉中,明雄的肉棒又再度气宇轩昂、抬头挺胸。

明雄心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又站起来了,一定要把握机会,再来一炮﹔明雄张开眼,赫然发现,丽珍不知何时已经悄悄进入浴室,而且,一双妙目盯着他那再度英气勃发的阳具,诡异的笑着。丽珍很明显的是要和明雄一起洗澡,拿着毛巾走进浴池,坐在他的对面。

「你帮我擦沐浴乳好吗?」丽珍说:

「好!当然好!」明雄将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颈子开始、背后、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细细的擦了下来,最后来到了明雄最想擦也是丽珍最希望被擦的阴户﹔明雄这时候擦得更仔细了,从两片大阴唇、小阴唇、阴蒂,最后将手指深入了阴道。

明雄感觉丽珍的阴道紧紧的含着他的手指,显然刚才的快感还没完全消退,充血的

肌,使得阴穴显的较紧﹔明雄调皮的抠了抠手指,丽珍立刻从尚未消退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来:「啊....!喔....!」

明雄见丽珍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着﹔明雄的指头上下左右胡乱的戳着,丽珍感觉到一种阴茎所无法产生的乐趣﹔明雄发现,在阴道约两指节深的上方,有一小块地方﹔每次他一刺激这里,丽珍就是一阵哆嗦,肉穴也随之一紧。

他开始将攻击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着,这一个最最敏感、最最隐密性感点。

「嗯!啊....!啊....!啊!....」

丽珍随着明雄的手指的每一次攻击,一阵阵的嘶喊着﹔身体也渐渐瘫软在浴池边的地板上,随着明雄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抽

!明雄只觉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紧,最后实在是紧得无法再动了,只好不甘愿的抽了出来﹔转而欣赏丽珍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娇态,肉穴外的阴唇,还一下下的随着每一次的抽

,一开一合。

在经历了这高潮后,丽珍开始吸明雄的小弟弟,明雄其实只感到一下子的疼痛,倒是随之而来的火热感有些难受。

在丽珍小心而温柔的舌功抚慰下,他便迫不及待的,要试一试后洞的滋味。

丽珍细心的帮明雄的小弟弟涂了一层沐浴乳,转过身,趴了下去,把屁股翘起,等待明雄插入﹔明雄知道,自己的阳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在洞口慢慢的试着插了几次,终于,龟头滑进去了!

明雄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向一道紧身箍一般,紧紧的夹着肉柱,随着愈插入愈往后移动的束着阴茎!一直到整根插入,那一道箍也束着阴茎的根部了。

明雄再缓缓的退出来,那一道箍也缓缓往前移,一直到了伞的边缘,那一道箍恰巧扣着那一道沟,不让它退出去﹔「哈!妙呀!」明雄暗自赞叹道。

明雄这不过是第三次的经验,所以他的感觉有多强烈是可想而知的﹔明雄继续退着,蹦的一下,巨伞突破了这道箍的束缚,退了出来﹔明雄迅速的再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在明雄做了一阵活塞运动后,丽珍的洞渐渐的松开了来﹔明雄也愈来愈容易抽送他的巨大肉棒,每一次的抽送都会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似乎在为他们的快乐交响曲伴奏着。

明雄把手绕过去,从前方再度伸入丽珍的骚穴,手掌的角度实在太刚好了,手指插入后,只要轻轻的向内抠,便可以触碰到刚刚才发现的性感点﹔如果向外挺,则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在丽珍的体内的运动,由两方夹攻肉穴,更可以给龟头更大的刺激丽珍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淫液直流,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把明雄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挤﹔收缩的力道是如此的强劲,甚至在后洞的阴茎都感觉到了!明雄终于也到了极限,爆发在丽珍体内深处、深处........ 

明雄和丽珍喘息着都瘫在地板上,而明雄的阴茎慢慢的消退后,由洞口滑了出来,而射在丽珍深处的精液,也随着流出来。丽珍的洞口似乎仍是意犹未尽的开着,期待着与阴茎的再次约会。

-------------------------------------------------- ------------------------------ 

两人一起回到明雄家中,四人用过中餐之后,父母一起相约出去跳舞,明雄和丽珍两人借故说要让二人欢度生日,就不出去了。

明雄带丽珍回到自己的卧房,两人迫不及待地脱去身上衣物,就又开始做爱。明雄坐在椅子上,丽珍跪在明雄面前埋着脸,嘴里吮着他的阳具。她丰满成熟的身体夹在两只大腿之间,一只手放在那话儿上,另一之手扶着明雄的腰。

丽珍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含了二十多分钟,扶着腰的手在明雄的大腿内侧和尾骨附近游走着﹔明雄任由丽珍的手指抚摸,丽珍舌头微妙的动作使的明雄不时闭起眼睛,明雄在享受着﹔丽珍把含着的东西吐出来,用嘴唇吸吮着龟头的表皮,发出唧唧的声响。

明雄已经达到高昂的状态,勉强坚持着,一手抓住丽珍那柔软而有弹性的乳房。

丽珍仍然含着阳具,明雄渐渐焦躁起来,另一手也抓住另一只乳房﹔丽珍的乳房一经抚弄立刻贲张、乳头突起﹔明雄感到快要爆发了,一把拉起丽珍,不再让丽珍含他的阳具﹔明雄很快的脱去丽珍的衣物,让丽珍跨坐在他膝盖上。

明雄用嘴狂乱的吸吮着丽珍的乳房,一手伸入丽珍的两腿之间﹔他的手掌贴在丽珍的阴户,有节奏的压迫着,他感到丽珍的阴户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明雄将两腿打开,丽珍的两脚也跟着被撑开,而肉穴也随之打开了﹔明雄的手指沿着裂缝,一根一根的没入丽珍的阴道﹔明雄的三根指头完全没入丽珍湿热的阴道,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丽珍的肛门,而姆指抚弄着阴蒂。

「啊....嗯....」

丽珍从鼻子哼出声音,丽珍夹起双腿,但是明雄的膝盖撑着使她无法如愿﹔三根指头在丽珍的内部扩张着,空闲的另一手在丽珍身上游荡着。

「嗯....嗳....喔........」

丽珍兴奋的叫着,感到好像同时被三个男人玩弄着﹔明雄的手指清楚的感觉到,丽珍的阴道愈来愈滑润﹔他拔出手指,上面附着着丽珍透明、黏滑的爱液。

明雄把丽珍放下来,改让丽珍背对自己跨坐在腿上﹔明雄的阳具高昂着,龟头顶住丽珍的阴户﹔丽珍用手撑开阴唇,明雄的阴茎顺势就滑进丽珍的湿热的阴道中。

「啊........」

丽珍满足的叫着!明雄的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着丽珍的乳房﹔明雄配合膝盖的一开一合,有节奏的抽送着。

「啊....啊....啊....啊....」

丽珍也随着发出短促的欢吟!自顾自的扭着腰,完全沉醉在性爱的欢娱中﹔明雄被湿热的肉穴包住的阴茎,在丽珍深处变得愈来愈硬﹔明雄感觉丽珍的肉穴微微的抽搐!

「是时候了」明雄心里想着。

丽珍边喊边蠕动着,明雄抱着丽珍的腰站了起来。丽珍唯恐分开般紧紧的往后顶﹔明雄配合已心荡神迷的丽珍,使劲的抽送着﹔他想动得更急,可是已经达到极限﹔丽珍的身体滑落到地板上,明雄像黏着般也跟着倒下去﹔明雄仍不断对俯趴着的丽珍,用力的来回冲刺。

明雄的龟头感到丽珍的阴道深处,一下下的抽搐、似忽像吸盘般一下下的吸吮着他的龟头﹔他知道丽珍已经到达高潮,而他也忍不住了。

明雄把积蓄已久的能量,用力的射在丽珍的深处....。

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